分分彩后三 时时彩实战后二稳赚 上海时时走势图经 北京pk赛车冠军预测 必赢客pk10软件怎么样 10个码二中二多少组 推二八杠赢钱技巧 广东11选5技巧稳赚任三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98彩票网网址现在是什么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調查研究 > 探索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有效路徑
探索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有效路徑
——嵐皋縣“三變”改革調查
時間:2019/2/11 8:02:52 作者:張斌峰

  嵐皋縣是全省11個深度貧困縣之一。為了保質保量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嵐皋縣深入推進以“三變”改革為重點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因地制宜探索農村集體經濟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發展壯大路徑,為高質量打贏脫貧攻堅戰增添了新動能。

 

充實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家底”

 

  四季鎮天坪村有一處300多畝的杉樹林。由于地處偏遠,并且杉樹長勢不好,這處杉樹林荒廢了20年。2017年,政府投資修建了產業路后,村上把這處林地流轉給相關企業從事養殖、種植經營。“除了有流轉費收入,還帶動了20多戶村民在園區務工,一年的務工費就有20多萬元。周圍村民還種植魔芋、藥材,賣給企業,增加收入。”1月8日,天坪村村委會主任邱祖海告訴記者。 
  

  2018年,天坪村還流轉250畝荒地、林地,種植神仙樹5萬棵,帶動30多戶100多人就業。“兩年后,這片林子就能有收益,企業和村民實行五五分成,據保守估算,一畝地凈利潤能達到2000元。我們已經請陜西師范大學的專家幫我們研發神仙樹系列產品,提升產品價值。”邱祖海說。 
  

  嵐皋縣貧困村集體經濟組織“家底”普遍單薄。面對這種情況,嵐皋縣委、縣政府大力推進以“三變”為重點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多渠道充實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家底”。 
  

  嵐皋縣深度貧困村大多擁有未承包到戶的集體土地。這些土地資源具有開發潛力和價值,但由于地處偏僻,長期處在荒蕪的“沉睡”狀態。為了激活“沉睡”的資源,嵐皋縣引導貧困村將未承包到戶的集體土地在評估作價、量化到戶基礎上,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進行通盤規劃和集中開發,使長期荒蕪的土地資源變為集體經濟組織的開發性資產。
  

  隨著農村人口結構性變化,嵐皋縣貧困村一批承包到戶的集體土地資源被“撂荒”,從耕種狀態進入“休眠”狀態。為了喚醒“休眠資源”,嵐皋縣指導貧困村將舉家進城戶、“五保戶”、易地搬遷安置戶“撂荒”的承包土地流轉到農村股份經濟合作社,既維護了群眾的承包和收益權,又使“休眠”的土地資源成為集體經濟規模化聚集性資產。 
  

  城關鎮永豐村由于進城人口較多,60%以上的集體土地資源處在“休眠狀態”。2018年年初,該村把被“撂荒”的土地資源流轉到集體經濟組織,建起一個以魚塘養殖為中心,垂釣、采摘、觀光一體化的休閑農業園區,集體經濟隨著休閑農業園區發展進入“家底”增長過程。

 

因地制宜做大農村新型集體經濟“蛋糕” 

 

  陜西金嵐木業有限公司是嵐皋縣從浙江引進的木材深加工和高中檔家具制造企業。2016年,金嵐木業公司與嵐皋縣南宮山鎮山林循環經濟農民專業合作社簽訂了土地流轉合同,將展望村所有泡桐種植戶經營的土地進行流轉。“我們提供管護、修剪、病蟲害防治等方面的技術培訓,對產品進行保底價格收購,還在村上建立了初加工廠,大大節約了運輸費用,帶動貧困戶就業。”金嵐木業公司總經理黃洪波說。 
  

  嵐皋縣推動15個農村股份經濟合作社、農民專業合作社相繼與金嵐木業公司合作共建速生泡桐林基地,目前合作建成的速生泡桐林基地總面積超過10萬畝。2020年以后,每年進入采伐期的泡桐林將達到1.5萬畝,預計農村股份經濟合作社、農民專業合作社每年將有2700萬元的穩定收入。金嵐木業公司也將進入高速成長期,預計2020年產值將由現在的4000萬元提升到2.5億元。 
  

  嵐皋縣綠色生態資源十分豐富。為了加快產業化開發,嵐皋縣一面著力引進有實力的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一面大力推動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與龍頭企業對接,在發揮各自優勢基礎上建立合作共贏機制,面向全國市場建設農村綠色產業鏈、價值鏈和供應鏈。 
  

  南宮山鎮西河村根據市場需求優選短長期有機結合產業,短期集中發展土雞、土豬、土羊、蜜蜂“三土一蜂”養殖產業,確保貧困戶當期增收,集體經濟有現金流。長期重點發展2300畝以厚樸林為主的優質中藥材基地,確保集體資產在綠色產業發展中不斷增值,貧困人口在集體經濟壯大中長期受益。根據厚樸林6年至10年的生長周期,預計每一個周期產值800萬元左右,利潤達250萬元至400萬元,這將成為西河村集體經濟穩定可持續的收入來源。 
  

  通過深入推進以“三變”為重點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嵐皋縣新成立的62個村集體經濟組織普遍有了一定“家底”,具備發展規模經營的基礎條件。縣委、縣政府因勢利導,推動貧困村農村集體經濟從農村經濟的邊緣進入主流,采取合作經營、自主經營、多元經營等方式,發展規模化的特色產業,因地制宜做大集體經濟“蛋糕”。 

 

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產生多重效應 

 

  藺河鎮蔣家關村貧困群眾湯守清,近年來一直種植玉米和土豆,一年到頭收入較低。2012年,他參加了由政府部門主辦的技術培訓后,種植魔芋,開始走上脫貧的道路。 
  

  “種植魔芋,讓我有了收入。我每年都會擴大種植規模,現在已經種了30多畝魔芋,每年收入兩三萬元沒問題。”1月8日,湯守清指著不遠處的一片樹林說。 
  

  除了自己的經營收入,湯守清還入股了蔣家關村魔芋農民專業合作社、嵐皋縣明富魔芋生物科技開發有限公司,每年有固定的分紅。每年在合作社務工兩個月,能得到6000多元的務工收入。2017年,湯守清順利實現脫貧。 
  

  目前,嵐皋縣全縣52個“三變”改革試點村有4060戶貧困戶變為股東,“家庭經營收入+務工收入+分紅收入”基本模式開始全面推行,2017年貧困人口實現分紅收益117.6萬元。南宮山鎮宏大村2017年貧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新增672.9元,其中來自集體經濟分紅的有420元,帶動新增收入比上年增長35%,促進貧困戶加快跨越貧困線,當年有15戶52人達到退出標準,全村貧困發生率由上年的18.67%下降到14.59%,為整村脫貧提供了有利條件。 
  

  貧困村內生“造血”功能提升,增強了農民走共同富裕道路的信心。嵐皋縣引導貧困村把“沉睡資源”“休眠資源”和碎片化經營資源向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集聚,推動農村股份經濟合作社和農民合作社成為發展規模經營的市場主體,啟動了貧困村內生“造血”機制。農村集體經濟通過規模經營實現規模效益,提升了貧困村內生“造血”功能,加快了脫貧致富步伐。 
  

  看到大山里孕育出的集體產業發展壯大,農民增收空間拓展,貧困群眾感到生活有盼頭、脫貧有勁頭、致富有奔頭,增強了走共同富裕道路的信心。 
  

  嵐皋縣委書記周康成說:“我們以‘三變’改革為重點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增添了貧困群眾戰勝貧困的動力,增強了縣域主導產業發展的實力,提升了農村基層黨組織的凝聚力,在創新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中探索出了一條攻克深度貧困的新路徑。”

來源:陜西日報
】【打印】【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