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时时结果预测 宝龙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网上游戏娱乐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几点开奖时间 彩票两期计划平刷技巧 电子官网游戏 6肖6码精准 北京极速pk赛车官网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時代先鋒 > 奮斗的人生最幸福
奮斗的人生最幸福
——記陜北鐵道線上的90后“追夢人”
時間:2019/2/12 9:12:02 作者:記者張哲浩 楊永林 通訊員焦鍵高
  冬天的陜北,氣溫在零下20攝氏度左右,寒風凜冽,刮在人臉上像刀割一樣。

  進入春運以來,返鄉旅客客流量日益增多,隨著旅客列車一趟接一趟向天南海北飛馳而去,旅客們都沉浸在“回家”的喜悅之中。然而此刻,車窗外卻有一群90后護路青年,頂著嚴寒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用實際行動踐行著自己的青春夢想。

  奮斗者的苦樂人生

  包西鐵路不僅是西北地區的重要能源通道,也是連接革命老區延安和全國其他城市的“動車線”,同時也是陜西省內唯一一條普速線路上運營動車的線路。

  鐵路所經之地地處黃土高原,屬于濕陷性黃土地帶。隧道、橋梁和曲線地段較多,且陜北地區晝夜溫差大,冬季特別容易發生凍害,這條線也就成了中國鐵路西安局集團公司延安工務段管內線路養護標準最高的一段線路,保障旅客出行安全成了春運的“重中之重”。

  這群清一色的90后“青工”——延安工務段富縣橋隧檢查工區的橋隧工,就承擔著包西、甘鐘線132公里等設備的鐵路橋、隧、涵和山體等日常檢查養護任務。他們共11人,平均年齡25歲,分別來自甘肅、陜西、河北和內蒙古等地。

  日前,在河西特大橋下,這些年輕人一大早就跟著防護員劉文義下了工程車,攀上了橋臺。

  “今天作業內容是橋梁隧道檢查和擋護除冰作業。”工長田永棟仔細地進行班前分工和安全教育,“大家上道前一定要佩戴好勞動保護用品。”

  班前布置完后,田永棟組織大家上山、下橋墩、查看擋護、測量損壞設備尺寸。

  “像這些裂紋,發展較快,很容易形成較大病害,我們應該對這些病害重點監測。”田永棟指著16號橋梁墩臺一處很小的裂紋對趙智說。

  登高作業是橋隧工的必修課。檢查橋梁墩臺,要登上幾十米高的橋墩。在空間狹小的橋梁吊圍欄上,貓著腰、系著安全繩的趙智一邊點頭一邊認真地在設備檢查記錄本上做好重點記錄。

  此時,他們所在的橋墩底下洛河水已經結了很厚的冰,加上冬季陜北地區特有的大風,再厚的棉衣棉褲、防寒手套都是擺設。

  “有時為了方便干活,大家在作業時會盡量穿得輕些、薄些,冷了只能搓搓凍僵的雙手。”田永棟說。

  橋面上,李海雄和其他工友在1米不差地測量橋梁限界:“2440、2445……”通過精確的測量,李海雄對記錄員高玥說著。

  就這樣,不知不覺已經到了13時30分左右,第一個作業項目結束。工程車遂將他們送到第二個作業地點——甘鐘線后卯隧道,他們接著要進行隧道檢查和擋護除冰作業。

  由于山路崎嶇,汽車不能直接到,大家只能背著手電筒,扛著打冰工具,步行到作業地點。一路上大家很少說話,只聽到“呼哧、呼哧”的喘氣聲,好不容易才“磨”到了后卯隧道東口。

  “歇會兒,補充點能量哈!”工長田永棟喘著大氣說道。坐在線路邊,大家簡單地吃了點干糧。

  這群年輕人所在的工區,共管轄延安和管內甘泉、富縣等地區的線橋設備,點多線長,每班出去為了多干點活,他們每天天不亮在工區吃完早飯就出發了,午飯只能簡單地吃點兒自帶的饅頭和咸菜,一日三餐只能這樣湊合。

  “長期這樣地工作,不僅練就一雙‘鐵腳’,還成就了一個‘鐵胃’,現在我也減肥成功,身輕似燕了。”原本很瘦的李海雄打趣道。

  守好這條線

  甘鐘線作為陜北煤運線路,加上運營年久,隧道里面陰冷潮濕,終年不見陽光,再加上列車通過時產生的硫化物和粉塵,讓人明顯感覺呼吸不暢。

  今年28歲的趙智,是甘肅武威人,剛到工區,他對這里最初的印象是“偏僻荒涼”,甚至想過要偷偷地離開。

  田永棟看出了他的心思:“你說咱們單位的名稱叫啥?”“這還用說,延安工務段嗎!”“延安是什么地方?”“革命老區嗎!”“對啊!咱們這兒雖然艱苦,但是很光榮,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都在這里奮斗過。今天,我們在這里守好這條線,也是為老區人民謀幸福啊!”

  經過工長勸導和大伙兒的關心,趙智放棄了離開的想法。“現在,我就想在這邊成個小家,把遠在蘭州的父母接過來,帶著父母坐上通往革命老區的動車看看寶塔山,同時也感受一下我們養護的鐵路線。”趙智虔誠地說。

  由于山區鐵路交通不便,最遠的地方需要步行將近三個半小時的崎嶇山路。而要當好一名橋隧工,必須練就“上山下河”的本領。

  每當這時,橋隧工們就需要系上安全繩,掛上安全吊帶,在崎嶇的山體上以“鐘擺”的運動方式進行作業。

  山上的石灰石斷口十分鋒利,在平坦的地方,田永棟和工友們小心一些還能避開,而在那些坡度較大的地方,就沒那么幸運了。

  “置身在幾乎垂直的石頭網面上,工友們一手要握緊安全繩和安全帶,另一只手還要拿著檢查錘,稍不注意,身體就會失去平衡,腿部和手臂就有可能被劃傷、刺傷。”李海雄說,“通過敲擊觀察、仔細辨音,都能有效檢查和判斷出石頭的狀態。”

  在隧道里打冰,工友們要穿三件衣服、三條褲子和兩雙襪子,零下20多攝氏度的氣溫下,基本上都是干活一身汗,出來一身冰,風吹一身涼。

  “進隧道時戴的是雪白的口罩,出來后口罩跟用墨汁洗過似的,臉上、眉毛上、鼻孔里也都是黑黑的一層灰。”田永棟說,在隧道里邊待的時間長了,走出隧道曬太陽成了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每天只要能在太陽下干活,感覺就是幸福的”。

  “再苦再累,只要看到每一趟列車從我們身邊安全駛過,我們的心里就會感到無比欣慰……”田永棟和工友們七嘴八舌地給記者講述著他們的感受。
  

來源:光明日報
】【打印】【關閉窗口
圖片新聞

  • 省委書記胡和平在西安市調研樞紐經濟、門戶經濟、流動經濟發展情況

  • 習近平春節前夕視察看望北京衛戍區

  • 省委書記胡和平深入渭南市調研

  • 劉國中慰問院士專家、困難群眾和退役軍人